瀛陌

磕糖流 写手/画手/写字
磕CP:虫铁!!/维勇/长顾/忘羡/薛晓/曦瑶/巍澜/等。。。
欢迎勾搭
但是!
我可能没有太多时间
QQ:1152451196

终晓星尘(薛晓同人) (HE 结局)(五)补坑!!!!!!

补坑!
然后可能会写几个小甜饼
画几张图再开新坑
nice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-------接上(四)

   和晓星尘告别后,薛洋久久难以平复心情。那如江山寒雪般纯净洁白的身影,和那双看彻世间,清湛如水的眸,勾魂摄魄。他不住地想再见到他,哪怕只是那么一次,哪怕,放弃一切。他从恍惚中蓦然剥离开来,才惊讶地发现,自己竟兀自地想那白衣仙道好几个时辰了,落日的倾泻的光,把他漆黑的衫染得粲然生辉。他眸中流出温和的光,脑海里勾勒出晓星尘与他挥别时的笑颜。薛洋的心脏突然开始不可抑制地狂
跳起来,他猛得站起来,随即毫无风度地冲出门去。
强烈的感觉巨浪般席卷而来,他无比渴望地想抓住那段白衣,像等了千年的恋人,像午夜梦回抓不住的白月光终于回到了自己的身边,像,他守了许久的回忆。
  回忆。
  他的回忆,模糊的,却不刺痛。只记得模糊的黑衣人,一遍一遍唤着景秀苍白的白衣身影。语气嗔怪,温柔,却含着苦涩。只是平静得,平静得让人以为他在唤醒午歇爱人。黑衣人一遍遍擦拭白衣人的脸颊,轻柔得像对待瓷器。可是,那洁白,从未回应过,黑衣人那仿佛要溢出来的爱,从未。
  薛洋手指感到一阵清凉,不知何时,泪已不住地滚下来。当他满脸泪痕地抬起头时,正望见晓星尘在不远住关切地凝望他,作势要向他走来。他起身,顾不得擦干泪痕,向那洁白猛然奔跑过去。晓星尘愣在了原地,被薛洋狠狠扑了个满怀。他怔然了一会,薛洋的手臂却越收越紧,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,可是周围的人也越来越多,无奈,晓星尘只好捏了个口诀,二人顷刻到了晓星尘落脚驿站的床边木板上。
  晓星尘轻轻拍了拍薛洋手臂,试探性地喊了声:“阿洋?”
  薛洋一怔,手随即放松了下来。
  晓星尘轻轻挣出来,以为他不喜欢自己刚刚如此称呼,便抬头道歉“抱歉,薛公子,是我唐突了。”
星眸澄澈,望入薛洋怔怔的眼眸中。
  薛洋望着他的眼眸几秒,突然猛地把晓星尘拉入怀中:“不,不......很好......阿洋, 阿洋.......”他心脏一阵刺痛,泪水濡湿了晓星尘的肩襟。
  记忆翻滚着,翻滚着,薛洋却怎样都碰不到清晰,他只知道,他爱这个人,一辈子都不想放手,不想,放,手。
  晓星尘轻轻抚上他的背,闻着薛洋满身溢出来的甜味,心中涌上无名的感情。
  记忆中,他魂破之前好像有一段记忆是空白的,却满是温暖,是他落魄至此后,仍在平静温馨的生活中,爱上一个人。
  “阿洋.......阿洋.....”晓星尘喃喃。
    明媚灿烂的虎牙,咬着糖葫芦的身影,与什么完美地契合,让他想要靠近。
   一瞬间,他仿佛明白了自己爱的是谁,不问原由,只是爱。
  “阿洋。”
  “道长,我在。”
   “阿洋,我想给你一辈子的糖吃。”
   “道长,说好了,就不能反悔了。”
 
   最后,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记起数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,不记得恨,不记得仇,只记得自己有多爱眼前这个人,爱到无法自拔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完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情节比较简单叭,就基于他们对对方有命运难以割弃的感情。
撒花!
小甜饼在路上。
车什么的,不可能的嘛~

no color.

小题大做很有意思?

一只糖 薛晓

     晓星尘推开门,目光扫过整间房子,连薛洋的影子也看不到,无奈地叹了口气,打算出门去找。突然,他眼前一暗,被一双手,紧紧地蒙住了眼睛。
      “道...咳咳,猜猜我是谁啊。”一个声音在晓星尘身后响起。
   晓星尘嘴角扬起一个温暖的弧度。
   ”阿洋,不要闹啦。”
   “又被你猜到了,没意思。”身后的人放开了手,晓星尘转过身。
  他黑衣飘飘,眼角满是笑意,一对虎牙映的他有些调皮,像个会使坏捣乱的主。此时,他正用手撑脸,慵懒的笑着瞧着晓星尘。
   晓星尘在他身旁坐下,薛洋立刻软绵绵地倒向晓星尘。
晓星尘轻轻地搂住他,手放到他长发上轻柔的抚弄。
   “道长~洋洋想吃糖~”他撒娇地在晓星尘怀里滚来滚去。
     “可是你今天已经吃过很多了,你不能再吃了。”晓星尘耐心地揽住他,任他在自己怀里胡闹。
      薛洋听了,不干了:“啊~~~~不要啊~洋洋就要吃糖~”
      “不行哦。”晓星尘轻轻无奈地笑。
      薛洋爬起来,盯着晓星尘,嘴角露出了一抹坏笑。
     “道长不让我吃糖,那...我就吃点其他的吧!”
     下一秒他就欺身而上,把晓星尘紧紧压在身下。
     “阿洋,等....唔!”温热的唇舌把晓星尘没说完的话紧紧堵住。
      薛洋嘴角轻轻上扬,露出一颗虎牙。

    

   
   

终晓星尘(薛晓同人) HE版薛晓结局(四)

  驿城的集市很是热闹,晓星尘一个人闲适地走在街上,一身白衣,仙气飘然,一双浩如星海的眼眸,有着不染世俗的深邃和优雅。
    宋岚清晨被魏婴和蓝湛带走了,说是魏无羡找到了一本古书,要对温宁和宋岚的身体做恢复,晓星尘隐约记得这个师侄,宋岚又对他们表示十分信任,便未曾阻拦,今日才独自来到了驿城集市。
  他安然地走过一个个摊位,商贩们见他器宇不凡,仙气缭绕,一个个也不改冲他吆喝,路过的姑娘也只是小心地望一眼他的背影,瞬间,晓星尘所到之处,静寂斐然。
  不远处,一个黑衣少年立在糖果摊前与摊主有说有笑,似乎察觉到身后的异常,说笑着转过头来,望见晓星尘走来,笑地更灿烂了,风过,拂起他的黑发,满含笑意的嘴角露出两颗俏皮的虎牙,活脱脱一个俊朗的少年。正是薛洋。晓星尘陷入一瞬恍惚,仿如什么入心,又瞬间消散,直到薛洋向他挥手招呼才回过神来。
   薛洋挥着手向晓星尘跑来,手里提着几个嫣红的,晶莹的糖葫芦。
   “道长,又见面啦!”薛洋开心道。
   晓星尘温柔地笑着,道:“薛公子,我们真是有缘。”
   “可不是嘛,道长,你应该是第一次来驿城吧,我们驿城集市上好吃好玩的多了,要不我带你去逛逛吧!”薛洋拉着晓星尘,言语满是热情和兴奋。
    “那,恭敬不如从命,麻烦薛公子了。”晓星尘泰然温柔地接受了薛洋的邀请。
    二人并肩走在小城集市的街头,时不时会遇见人跟薛洋打招呼,薛洋都很礼貌明朗的回礼,一路滔滔不绝地和晓星尘说着关于驿城,关于自己的一切,而晓星尘,只是温柔地笑着听着,有时反问他几句,二人都很乐在其中。
   来到一个小食摊,薛洋一定要拉晓星尘坐下。
   “道长,我告诉你啊,这里的小食都特别好吃,尤其是汤圆,我几乎三天就要来一回,老板都熟络了.......老板!”
   “薛公子啊,今天也要一份汤圆?”
   “不,今天要两份,今天我带了朋友来,诺,这是汤圆钱,不必找零啦!”
    “谢谢薛公子,您和这位公子稍等,汤圆马上来!”
     晓星尘在一旁看着,心底泛起了不知名的感觉,很温柔,很温暖。
    薛洋回头看见晓星尘在出神,便笑眯眯地看着他,开口道:“道长.”
   晓星尘回过神,抬眸看着他:“怎么了?”
    “上次我的确唐突,可是我真的觉得以前我们在哪见过,我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,只是,看见道长你,我就觉得很熟悉,很想亲近!”
    晓星尘有些惊讶,随即又恢复了平静。
    “薛公子是真义士,不瞒,在下也觉得薛公子熟悉。”
    薛洋听此有些激动,刚刚想说话,就被两碗热气腾腾的汤圆打断,二人便闭语,各自吃起来。
     薛洋很开心,说不出为什么,也许只是因为晓星尘那句话。他脑海里越来越频繁地闪现那个模糊的白衣人影,一次又一次和眼前这个人交叠重合,他心里莫名的感情一点点膨胀,他太想知道记忆深处的人是谁,和眼前人又有什么关系了。
    晓星尘泛起的复杂感情久久未能平息,看见这个虎牙的少年,他总是不住地想看见他的笑,不住的想要。
   二人离开摊位后,继续前行。
   薛洋突然拿起手中的糖葫芦,宝贝一样的递给晓星尘道:“道长,这是我最喜欢的小食,你尝尝。”
    晓星尘接过:“多谢薛公子。”
    “我最喜欢吃糖了,那种甜甜的感觉,真是让人身心愉悦呀!”
     “嗯..真的很甜。”晓星尘舔了一下山楂外的糖衣。
     薛洋见晓星尘吃了自己的糖葫芦,心下更开心了,便开始说各种各样的趣事笑话。
     晓星尘开始很淡然,后来,可能是笑话太好笑,也可能是受到薛洋的感染,竟笑得眼眸泛出泪花。
   薛洋本正笑的开心,转头看到晓星尘如星的眼眸带着些晶莹的泪花,心里一阵悸动,大笑淡化成浅笑。他出神地望着晓星尘,自言自语道:“嗯...看起来很甜....”
    晓星尘见他神色有异,就关切道:“怎么了?什么很甜?”
    薛洋被他一问,回过神。
    “啊...没事没事,糖葫芦很甜!”他慌乱地回答道。
     “没事就好...”
   不久,二人神色又都恢复了正常。
  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聊到黄昏。
   分别时,薛洋看着垂眸转身的晓星尘,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:“道长,你可别忘了我呀!”
   晓星尘一愣,随即温柔笑道:“自然不会。”
   薛洋脸上染上一层淡淡的粉色,急急忙忙地和晓星尘道别,离开了。只留晓星尘一个在原地浅笑。

终晓星尘(薛晓同人) HE版薛晓结局(三)

  宋岚和晓星尘几日行至驿城,停息于驿城薛府临处的一家客栈,收拾好用物,晓星尘便歇息了,宋岚不需休息便去驿城城郊探查。
  驿城最近并不太平,夜晚城郊总会有些低阶走尸游走,至于是谁控制,自从夷陵老祖魏无羡与含光君心意相通后,就整日形影不离,随含光君是逢乱必出,惩恶扬善,自然不会是他,而次之的恶人薛洋已死,更不可能是他,所以,大概是某个入邪路效仿先前夷陵老祖的小辈,不足为患。这驿城,是云梦管辖地界,可驿城这小地方小事情,也轮不上先行解决,魏无羡和含光君即使是四处云游,逢乱必出,到这小驿城也不知道要到几年,十几年后了。可是虽走尸杀伤力极小,但那狰狞血腥的样子就足把夜行的人吓的魂飞魄散,谁还敢夜里出门?所以解决一定要解决,只是这责任就落到了宋岚晓星尘一类的江湖侠客身上,当然还有本地侠士,就像薛府,薛洋。
   是夜,晓星尘宋岚二人一携霜华,一携拂雪,一白一黑两个身影踏着月光向驿城城郊行去。
   果然城郊空旷的荒地上,几只走尸在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,有几只血液还汩汩从伤口流出,像是刚刚被人害死,并炼成走尸的,嘴里唔哑着,形态有些奇怪,更加阴森。二人小心地着陆,提剑朝走尸逼近,剑气凛冽。
   突然一走尸回头,张嘴唔呃着向晓星尘扑过去,宋岚见状,未等晓星尘举剑,便挥剑刺穿了走尸的胸膛,走尸应声倒下。
    “子琛..谢谢。”晓星尘向宋岚微微一笑。
    宋岚嘴角僵硬地抽动了几下,摆手示意不必客气。接着走去查看尸体。仔细看到尸体的一刻,他本来惨白的脸更加苍白,他开始庆幸自己抢在晓星尘前面下了手,否则晓星尘是否会再次回忆起来关于薛洋的痛苦回忆真的不好说。眼前的尸体,大张的嘴一片空洞,赫然是被人剜去了舌头。
“ 不可能是薛洋,他已死多年是一定的事,到底是哪个小辈学薛洋这等阴招,待抓住他,一定不会轻易饶过。”宋岚心念道。
   晓星尘见他久站没有动静,脸色有有些阴沉,便打算走上前去。
   宋岚一转头见晓星尘离这已不过几步之遥,心下慌乱,未等晓星尘行到开口,便迎着晓星尘向反方向走去。
  他绝不会让晓星尘有一点点机会记起关于薛洋的一点点记忆,若他再忆起,定会痛不欲生,这千辛万苦聚了许久的魂,估计会再次消散了。
   晓星尘被宋岚推着拉着来到一片松木林边,晓星尘正欲开口,就被树林里的嘈杂声打断。是走尸,,,和一个斩杀走尸的人。在驿城,除了他们还会是谁?
   二人好奇地走入树林,只见一个黑影在走尸中跃起穿梭,一会,仍游走的便已寥寥无几,那黑影几剑干净地处理完全。
   晓星尘看着,温柔的笑颜久久印在面庞上,“真是个身手不错的少年。”宋岚赞同的点点头。
   那黑衣少年背对着他们站了许久,像是累了在恢复体力。
  少年大概只有二十岁,年轻的身体散发着令人赏心悦目的魄力勇气。
   片刻,少年似乎察觉到了别人的存在,转过身望向二人。一瞬的功夫,宋岚惊讶的楞在了原地,转身的黑衣少年分明就是薛洋!
   薛洋也恍惚了一下,二人中那个白衣飘飘的人,与记忆深处那个迷糊的身影有一瞬完美地重合在一起。但随即他又回归到明朗的笑容上。
   宋岚惊慌又厌恶地看着薛洋走进,紧紧握住拂雪,刚刚想出剑,却猛然想到薛洋一定已经死了,这个人,一定不是他。拔剑的手便改伏在剑柄上待命。
    “二位道长,在下驿城薛府薛洋。”薛洋向宋岚晓星尘行礼。
   宋岚心下一惊,难不成薛洋真的没死?眼神望向晓星尘,他满眼温柔地看着薛洋,没有半点异常,他才稍稍松了一口气,警惕地看着薛洋。
   “薛公子,在下晓星尘。”晓星尘温柔地回礼。
   “晓星尘道长,想必你们也是来初邪的,驿城小城,麻烦二位道长了。”
   “不曾,薛公子身手不凡,看来我们帮不上多少忙了。”
   薛洋未接话,盯着晓星尘的星空般明亮璀璨的眼眸出神。
  片刻才开口:“道长,恕我唐突,我总觉得我们在哪见过。”
     晓星尘本想客套地一笑而过,可看着薛洋这张脸却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   宋岚见状,拉了拉晓星尘。晓星尘便会意:“薛公子,今日就此告辞了,他日有缘再见了。”
   “有缘再见,道长。”薛洋出神地说道。
   等薛洋回过神时,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已无迹可觅。他若有所思地回到家,满脑子都是那个模糊的身影和晓星尘的温柔笑颜。
   “我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?”薛洋心道,边想,边填入嘴中一颗糖,接着入眠。

  
  
  

终晓星尘(薛晓同人) HE版薛晓结局(二)

  静默,数十年。
  宋岚看着眼前面容清秀的男子缓缓睁开眼,一双清澈乌黑的眼眸,眼底仿佛有化不开的温柔。宋岚面孔早已僵硬,即使没有泪水,依然能见即将淹没他的激动。
“子琛,好久不见。”
  多么久违的声音啊,依旧那么一尘不染,能够温柔世间。
  宋岚张了张口,眼神落寞下去,望了望他,眼眸再次升起星星。
  宋岚提起拂雪,写“星尘,好久不见。”
   “子琛,我...”他如星的眼眸垂了下去。
   “星尘,不要说对不起,错不在你。”宋岚摇摇头,嘴角僵硬地上扬,写了许久。
   他就静静望着宋岚,温柔掺着忧伤。
   宋岚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在包裹里翻找,拿出一个黑色绸布包,递给他。
   他轻轻接过,熟悉的气息从指尖蔓延全身。
   是霜华。
   “谢谢你,子琛。”
   宋岚摇摇头,望着他,似有千言万语要说,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   他的目光落到宋岚腰间另一只锁灵囊。
   宋岚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心中明了,写到:“那个小丫头现在很好。”
   那个小丫头阿菁现在很好,她的魂魄不全,前世的记忆一丝不存。
   宋岚并没有告诉他,他魂魄也不全,唯唯缺了关于薛洋的记忆。
   他温柔地笑着,想必是想起了阿菁,风,撩动他的发丝,拂过如玉的面庞,当年的清风明月,终是再现了。
  宋岚想了想,薛洋已死,他也已经忘掉一切关于薛洋的事,又何必说出来让他徒增痛苦烦恼呢。
  “会客栈休息,继续前行,下一站,驿城。”宋岚写道。
  “好。”
  路程中,一个清风明月,一个凌霜傲雪,未曾辜负世间。
  他,晓星尘,残魂历数十年成魄,唯缺关于薛洋的记忆......

 
  

终晓星尘(薛晓同人) HE版薛晓结局(一)

    驿城,街头喧闹,人来人往。黑衣少年容貌俊朗,回头轻笑,一对虎牙映的他稚气未脱,几分撩人,真真一副少年模样。一把乌黑凛亮的剑,静静地伏在他白皙修长的手中,偏偏为他的少英气中添了几分沉稳。人潮熙熙攘攘,他黑色的身影时隐时现,仿佛沉于世俗,也脱于世俗。
  府中,他随身倒在一把红木客椅上,一个糖果丢进嘴里。他喜欢吃糖,他喜欢那种甜蜜的味道,很像,记忆深处模模糊糊的一个白衣人的味道。
  “阿洋,洗手没就吃糖,吃坏肚子可这么好?”屏风后传来女人温柔的责问。
  他笑着转头,一个女人从身后笑吟吟得走来,手里端着一盘果糖,晶莹的颜色,甜味像要溢出一样。
  “阿娘!”他笑着扑上去,像撒娇的稚子。
  “阿洋,今日又去哪玩啦?”女人温柔宠溺地揉了揉他的黑发,说着,把糖果放在了他面前的桌上。
  “我可没玩,阿娘,我去打探夜猎的地方了...”他说着拿起几块糖塞进嘴里。
  女人神色有些无奈,她温柔地笑着摇摇头。她知道,自己的儿子天赋异禀,入仙道,行仙事,终究是注定的,她也未曾想阻拦,不然当初也不会送他去云梦江氏学道了。她到也未曾选错,云梦有江宗主江澄,金氏家主金凌时常去做客,再加上夷陵老祖魏无羡常常拉着含光君回云梦,说是要回娘家.....乱是乱,可是环境不那么死板,魏婴蓝湛也总去随手指点,适合自己儿子,也沾了不少光,回家后练功夜猎也像那么一回事....
   门外一阵嘈杂,打断了女人的回忆。
   几声爽朗的大笑愈来愈近,女人心中了然,笑着站起身走向门口。迎着一个男人走近来。
  “薛洋,臭小子,你爹回来了也不知道迎接迎接!”说着走近,揽着他的肩,轻轻拍了两下。
  “臭小子,我跟你说...唔..”他把一块蜂蜜糖塞到了男人嘴里,堵住了男人可能的滔滔不绝。
  男人大笑几声,拍了拍他“臭小子,哈哈!”走入了屏风。
  他一脸心满意足的享受剩下的糖果。
  他,20岁,驿城薛家独子,天赋异禀,天资极高,拜于云梦江氏门下学道,爱糖,一身少年正气,性格不羁,斩杀恶灵,护驿城百姓,受人爱戴。一对虎牙为标志,名为,薛洋,20岁当年为自己更字,成美。



PS:
emmmmm,第一次写文,文笔不好,勿嫌QAQ
写这个的初衷只是为了让薛晓有一个完美的结局和甜蜜的归宿。
这一生,摒弃黑暗,让一个俊朗少年,为道长的眉目添上笑颜星光。